可可西里记忆

可可西里记忆

图 / 文   梁思成
东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2014届会计学专业校友
现任职于大连国税


上初中那会儿喜欢看电影,尤其是纪实类的片子,由陆川导演执导的《可可西里》是最爱的一部,没有之一。那会儿的梦想,就是长大后的某一天,能去可可西里待个把月,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淳朴和阳刚,以及被无限放大的生存和死亡自然法则。终于,那一天来了。怀揣着尚未被现实磨灭的情怀,背起包,拎着长焦镜头,开启了可可西里的藏地密码。



从大连直飞西宁,落地后直奔格尔木。都说七月青海天美山美赛西藏,的确如此。停下车来,置身花海;环顾四周,訇然震撼;清风徐来,心旌摇荡。抬头望望天,浩瀚的蓝天外加白云朵朵,一种自然升腾而又超越自我的感受,哪怕再忧郁的烦恼也会烟飞云散。


在格尔木当地租好了氧气瓶,备上红景天口服液和足够口粮,一切准备就绪后,向着梦一般的可可西里进发。刚一驶出格尔木城区路界,道路就开始变得狭窄起来。由于青藏线公路担负着80%的进藏物资运输,一辆跟着一辆的大型油罐车和货物运输车使得原本狭窄的双向两车道变得更加拥挤,交通事故也时有发生,我们只能借助反道来超车。


青藏公路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高原地区多变的天气和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道路情况多样,崎岖难行。这时候,一辆靠谱的大排量越野车和一位驾驶经验丰富的司机师傅,是前行最有力的保障。

“我今年五十五了,孩子们都去内地念的大学,毕业就留在当地上班了,我这也没什么牵挂,在这路上一跑就是二十年。这辆陆地巡洋舰,是我第二个媳妇,和这牛头在一起的时间比家里的那位都长!哈哈!”欢声笑语之间,旅途不再寂寞,也使我感受到了西北汉子特有的豪爽与畅快。


突然,他指着远方高架的铁轨问我:“小梁,你知道那是什么铁路吗?”“青藏铁路!”我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是的!天路!”他微笑着点点头,脸上洋溢着满满的自豪与兴奋,“多亏了这条铁路,使我们离外面的世界又近了一步!真得特别感谢我们的政府和国家!”说完,他从扶手箱里取出一张韩红的歌曲光盘,放进CD机里:“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各族儿女欢聚一堂...”

“快看!藏羚羊!野生的!”顺着马师傅手指的方向,我隐约看到二三百米开外有一坨毛茸茸的东西在山间走动。等他停好车,我也换好了镜头,打开车门背着脚架,准备抓拍。


朝着它还没跑几步,视线就开始模糊,脑袋也嗡嗡作响,有点眩晕。坏了,是不高反了。深呼吸之后,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端起相机。在取景器里发现它也正在看着我,屏住呼吸,我果断的按下了快门,咔嚓。收获了一张自己比较满意的照片,回到车里,继续前行。

一路有惊无险,终于安全到达了本次旅程的目的地: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通过马师傅在路上的介绍,我对索南达杰保护站有了初步的认识:该保护站是可可西里地区一座民间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站,成立于1996年5月,日常工作是反偷猎和对辖区内野生动物的救治保护。刚一下车,就看到了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在喂食受伤的小藏羚羊。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藏羚羊,很是兴奋。拍摄过后,我便和保护站的工作人员闲聊起来。“这些小藏羚羊其实特别可怜,有的是因为没有跟上迁徙的队伍而掉队,也有的是因为没有食物或者其他原因而影响到身体健康。我们在日常巡逻的时候,会将这些小藏羚羊带回保护站,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救治后,再将它们放生,回归大自然。随着人们对动物保护意识的加强,还有公安机关对非法盗猎打击力度的加大,情况有所好转。但近些年来,非法盗猎者们为了追求高额的经济利益,而忽视了生态效益,使得可可西里的生态形势很严峻,仍然存在着较为猖獗的盗猎行为。”


这时,天空飘起了雨,我的内心也变得湿润起来。我在想,如果我们能够自觉抵制那些用珍稀动物皮毛做的皮具饰品,是不是就会杜绝一部分盗猎现象的发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相信,只要人人奉献一点爱,世界将会变成美好的人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投稿邮箱:shihui@dufe.edu.cn
国商校友之家
期待分享你的故事



GotoTop